The Leading Chinese Theatre in Australia
澳大利亞最具影響力的中文話劇團

文章

“老戏骨”章士铠:我想演出周朴园的人情味儿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老戏骨”章士铠:我想演出周朴园的人情味儿

 采编/华轩剧社 Evelyn吴欣


      从2003年剧社成立开始,章士铠几乎每年都出演重要的角色。由于气质独特,气场强大,年纪轻轻的他总是出演剧中的“爸爸级”角色。2012年在《雷雨》中,第N次出演中老年人的他想演出“封建大家长”、“资本家”周朴园富有人情味儿的一面。让我们来一起看看“老戏骨”章士铠对周朴园的理解。

《雷雨》,与阶级斗争无关

      不同时代背景下对同一部作品的诠释是很不同的,总会受到当时政治意识形态的影响。比如上个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文艺作品要体现阶级性,反映资本主义的恶毒。当时的文艺工作者从这个角度去诠释话剧,去演话剧。有一次看一个曹禺谈《雷雨》的视频,曹禺说,他对很多版本中的周朴园这个角色的塑造都不满意。周朴园的形象被塑造成了万恶的资产阶级的代表,是剥削普通的劳动人民的吸血鬼。可是他只是个普通人,他人生的悲剧也是那个时代造成的。

      在我看来,《雷雨》反映人性,与阶级斗争无关。我们的《雷雨》更富有人文精神,更注重从人的角度去塑造每一个角色。我想要演出周朴园值得同情的一面。

周朴园:一个爱惜子女的好父亲

      周朴园对子女是爱惜的。他对长子周萍给予厚望,对小儿子周冲的生活、学业也很关心——早上聊了一半的话题,到了晚上他还记得。可他对鲁大海是种什么样的感情呢?我一直在琢磨。

      首先,周朴园至始至终是承认这个儿子的。他刚知道鲁大海是他的儿子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原来是我的儿子在我矿上捣乱”。当侍萍说“你不要以为他还会认你作父亲”的时候,他的回答是:“他还是我的儿子”。

      尽管鲁大海并没有在周朴园身边长大,他还是为儿子着想,想要尽自己做父亲的责任的。第二幕中鲁大海找周朴园谈判的情节,周朴园是在耍鲁大海吗?我认为不是。周朴园前一天就知道工人复工的事情,大可不必对他白费口舌。可是这一段戏中,他更像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告诉鲁大海人性的复杂——不要凭着义气做事,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从字面上看好像是一种阶级之间的冲突,是资本家在讽刺一个普通的工人,但是实际上是以父亲的身份,为孩子着想,教育孩子。

      在周朴园的眼里,鲁大海和周萍、周冲是一样重要的。周冲和四凤死了以后,鲁大海还在外面和别人打架,还在悲痛中的周朴园对老仆人说:“把他带进来,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我不想再失去另外一个。”

      从表演的角度,我一直在考虑怎么样把这种微妙的父子亲情表现出来。周萍、周冲的扮演者的真实年龄和我差不多,演出父子亲情,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好男人:对初恋30年念念不忘

      为什么大家同情周萍,恨周朴园?在我看来周朴园也是个值得同情的人。

      当年周朴园和侍萍的处境,相比现在周萍和四凤的处境,本质上是一样的。周朴园在事业上可能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可是他在感情上仍是个弱者——年轻时候的他也是身不由己,在大家庭的压力下无力选择自己的爱情,所以周朴园这么多年来对侍萍一直愧疚在心。

      不能够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30年来周朴园都无法逃避这段痛苦的回忆。一个受自己良心的折磨的人,首先是有良心的。你现在找不到什么人可以怀旧30年,把家俱保留30年什么的。你现在随便找个男人,谁会把初恋的东西保留30年呢?从这个角度上说,周朴园是个好男人。

章士铠答记者问

Q1. 谈谈在剧社里最让你感动的一个人。

      我觉得在所有的人里,最让我感动的是郭子庆, 他不仅是演员还是制作人,华轩两出戏上上下下大事小事,作为制作人的郭子庆做的太多了。为了华轩,他牺牲学习时间,工作时间,甚至无数睡眠的时间,作为演员他对自己的角色做了很深的研究,每周固定去王老师家排练,他的进步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让我最敬佩的还是他为了华轩,能允许自己去不停的像孙子一样的做人,为了剧社牺牲自己的原则, 求赞助,求宣传。清楚明白自己正在做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然而依然的无偿的去做,这是我做不到的。

Q2. 当演员要投入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你是如何协调工作和演戏的呢?

      我是做IT技术支持的,很多时候周末都需要上班,为了周末排戏,那么多年来我都是尽量请假或者换班,有同事说在公司六年几乎没有见过我星期六上过班。

      为了能周末请假排戏,和每年大戏的上演,我基本上很少有时间给自己安排年假休息,基本上把年假全部花在了华轩。

Q3. 对于导演对你表演上的指导,对你帮助最大的是什么? 

      我觉得王老师给我最大的帮助是让我能更准确的给周朴园这个角色定位。通常,我会慢慢的把角色当作自己,去把这个角色定位成一个好人, 他所做的一切的坏事都变得情有可原。是王老师帮助我意识到角色在戏里面的作用和地位。比如,某些地方必须要体现出其自私自利的一面。

© Cathay Playhouse Inc. 2019

蒲蕾製作《1980+》

2012年9月27日(星期四)7:00pm
2012年9月28日(星期五)7:00pm
2012年9月29日(星期六)2:30pm
2012年9月29日(星期六)7:00pm

經典製作《雷雨》

2012年8月10日(星期五)7:00pm
2012年8月11日(星期六)2:00pm
2012年8月11日(星期六)7:00pm
2012年8月12日(星期天)5: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