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eading Chinese Theatre in Australia
澳大利亞最具影響力的中文話劇團

文章

华轩剧社黄茜韵:一个话剧演员的多彩生活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华轩剧社黄茜韵:一个话剧演员的多彩生活

采编/华轩剧社 Evelyn吴欣

       1996年,黄茜韵加入了王慧莉老师创办的“雪梨澳华儿童艺术剧院”(简称“儿艺”),从此,话剧便成了她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2006年华轩剧社的《日出》,她扮演了“小东西”,从此走入话剧表演的新的阶段。2012年在华轩剧社的经典制作《雷雨》中,她将出演与同母异父的哥哥陷入情感纠葛的重要角色:“四凤”。

《雷雨》:舞台上表现儿女情长,难!

      尽管之前有过16年话剧表演的训练,出演“四凤”这个角色对茜韵来说仍是不小的挑战。

      第一次排练到四凤和周萍亲密的片段,演员对人物和人物关系还处在摸索阶段。大家看到茜韵和郭子庆(周萍的扮演者)拥抱在一起的时候都忍不住笑出声来,茜韵也倍感尴尬,呆在台上不知如何是好。她偷偷地嘀咕:“演员已经够尴尬了,大家还笑,真是太不专业了!”为了消除尴尬、建立默契,她和搭档郭子庆常常利用平日一顿晚饭的时间讨论角色、对台词。她说:“这也只是抱抱而已,对我来说就已经这么难了,很难想象专业的电影演员出演激情戏的时候需要克服怎样的心理压力。”

      出演《雷雨》,茜韵所面临的另外一个挑战便是台词。由于全剧只有8位主要演员,每位演员的台词都很多。在“儿艺”多年的表演训练让茜韵养成了脱稿排练的习惯,因此她总是下苦功夫早早地背好台词,在排练的时候把注意力集中在动作、语气、走位和与其他演员的配合上。她说:“我们演员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排练的,如果我事先背好了台词,就能为大家节省很多排练的时间,而且也会对自己的表演更加自信。”

《德龄与慈禧》:压力山大

      2010年,茜韵第一次在华轩出演主角:《德龄与慈禧》中的德龄。这一次,她终于体会到承担主角所要面临的巨大压力。“你得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才能承担起这种压力,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演出结束后,茜韵听到的大多是对她的好评。可是她忐忑地问妈妈:“我演得怎么样?”妈妈说:“我觉得是你是在背台词!”知女若如母,茜韵说:“压力太大了,生怕自己说错了台词引起混乱,以至于整个过程脑袋里转的都是台词,被妈妈一眼看穿。今年的《雷雨》我肯定不会这样了,我会在心里想,四凤十分钟前在做什么,待会儿她要做些什么,让情感的发展更加自然些。”

周一到周五:写写故事,想想我的戏

      茜韵大学时代主修法律,现在在一家移民中介做Migration Agent。对自己的工作,茜韵充满了激情:“我的工作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对于客户,我必须了解他们几乎全部的过去,甚至包括有几个孩子,生过什么病,然后绘声绘色地写成故事,递交移民局,帮助他们成功申请到签证。有的申请者在自己的国家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就要写得惨一点,声泪俱下的。”听故事写故事,就像去体会话剧中每一个不同的角色一样,茜韵觉得很快乐。

      舞台上下的茜韵并无太大的差别:努力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到最好,就是这么简单。工作中如果她有比老板更好的方法,她会直言不讳地提出,并且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我不是一个懂得办公室政治的人,之前的公司氛围可能并不适合我。现在的公司很好,我很享受自己的工作。”

      除去工作时间,茜韵几乎所有的时间和心思都给了话剧。《雷雨》刚开始排练的前两个星期,她每天都想哭,她整个人的精神也被角色拖得脆弱不堪——这个角色的情绪一直非常焦虑。身边的人注意到这种变化,对她说:“你好像没有以前开心。”可她也很无奈:“我试过整个一个星期不去想这个人物,可是到了排练场被导演说:你太开心了。”

黄茜韵答记者问

Q1: 在排练的过程中,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吗?

      宫冠雄昨天来上儿艺的舞蹈课啦!虽然大家都觉得他不会自然地走路,跑步,不过在昨天的舞蹈课上他真的表现得很好。他没有害怕,没有害羞,而是很卖力地去做每一个动作。他的那份认真是可敬的。还有让我惊讶的是,宫冠雄的适应能力很强,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学过舞蹈的人来说,他能领悟到动作的要点,怎样集中注意力,并且知道把注意力放到哪儿——他真的很了不起!

Q2:怎么样更好地出演四凤这个角色呢?

      和自己沟通,了解自己在排练中得到的感受。和其他演员沟通,把角色压抑情绪背后的心理层次理清楚。但有时候,想得太多了反而找不到角色最初,最直接的反应——我记得那两次的排练后,我非常困惑,所以给自己放了两周的假,完全不去想戏,想角色。之后重新拾起剧本,重读了一遍,分析自己直接感受到的和在排练时导演要求的心理动作,再决定怎样来连贯地表现角色当时的心情。

Q3: 排练已经开始3个月了,你对角色的理解如何?与刚开始排练的时候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在和宫冠雄(周冲的扮演者)还有郭子庆(周萍的扮演者)的讨论中,他们都指出了周冲对四凤的重要性。以前我把四凤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周萍身上,可在排练的过程中我自己也感觉到了四凤对周冲那种说不出的感情。四凤糊涂了,她希望一切重来。周萍带给她太大的负担;她也没有想到周冲不是一个无知的孩子,她想要了解周冲,重新认识他。

Q4: 由于出演《雷雨》里的角色,你身边的朋友最常问的问题是什么?你是如何回答他们的?

      在排练最初的阶段,男朋友会常常问我,“怎么了?”,因为他有察觉到我的情绪很低。

      我说,“这个角色让我透不过气来;我很慌,想哭。”

      他说,“呀……那别演了好吗?多痛苦啊……”可他知道我不可能放下,因为我早就上瘾了,再说这是一个很难得的角色。

      不过,几乎每次排练完,他就会带我走开,到另外一个环境去舒缓心情。我也会把当天排练的状况告诉他——哪里排得好,哪里不好,演员之间有没有碰到什么障碍,等等。男朋友一直非常支持我,他也是我最好的倾诉对象。说出来了,心里就好多了。

© Cathay Playhouse Inc. 2019

蒲蕾製作《1980+》

2012年9月27日(星期四)7:00pm
2012年9月28日(星期五)7:00pm
2012年9月29日(星期六)2:30pm
2012年9月29日(星期六)7:00pm

經典製作《雷雨》

2012年8月10日(星期五)7:00pm
2012年8月11日(星期六)2:00pm
2012年8月11日(星期六)7:00pm
2012年8月12日(星期天)5:00pm